体制内学者还能产生大思想理论成果吗?_kanshuge

2011狼网址大全

2019-07-12

广州要债体制内学者还能产生大思想理论成果吗?_火影之如何的存在

狗的名字

意大利都灵大学

体制内学者还能产生大思想理论成果吗?_kanshuge

体制内学者怎样创造出时代需要的大思想理论成果,这是一个事关三方的问题。“这是一个需要理论也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,这是一个需要思想也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。

”因为中国进入大时代,大时代需要大思想、大理论的牵引和支撑。大思想理论成果来自哪里?根本是从这块土地上产生,其中之一,是庞大的体制内专业理论工作者队伍。从当前情况看,专家学者的思想理论贡献率不高,不仅拿不出宏大的思想理论设计,甚至走在实践的后面。

要改善这种状况,需要三方的共同努力。其一,管理方。中国社会结构与西方差异很大,我们的专家学者几乎都在体制内,接受组织管理,而西方政府不承担管理职能,因此出现了文艺复兴数百名有影响的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、艺术家、科学家,没有几人出在政府或直接受政府管理。

文化传统和体制制度不同,不必寻求一律,也不能简单评价哪种优劣,但至少对相关部门提出更高要求,既然承担管理责任,就要管出更佳效果。

包括管理者站位更高,管理更科学。

其中带有焦点性的是,避免把一般学术问题当作政治问题,或把政治问题当成一般学术问题。

管理水平和能力的高低,不是影响而是决定着思想理论成果的水平和质量。

其二,承载方。

思想理论成果产生出来,必须通过媒介进入社会,进入应用。

因此,媒体(期刊)是不可或缺载体,媒体人能不能广泛传播好思想理论,责任重大。

要传播好,核心问题是解决好正确理解中央精神的问题,也就是避免机械和消极,要主动承担,勇于担当,不能一见到创新性观点就当成烫手山芋,唯恐避之不及。

党的要求最根本的是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,营造一个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和良好学术氛围,任何曲解误解和消极对待,都可能把思想理论研究推向死路。

其三,生产方。

也就是承担创新创造思想理论使命责任的专家学者。

基于不负时代,及其天职或使命责任,这个领域的人们必须有所付出和贡献。

包括为思想甘于自我牺牲,搞学问坚持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”当然这里有一个避免好心办坏事的问题,那也不能消极对待,只是在立场观点方法上有所调整即可。只要出发点是利党利国家利民族,乃至利人类建设事业,既便错也错不到哪里去。此外,坚持思想理论源于实践归于实践,为实践所检验。总之,要接受良心的拷问,我是否在能力范围内做出了最努力,是否秉持了知识分子应有的操守,或者说,我做不到,但我做了,我一直走在思想理论创新创造的道路上。当三者实现了有机结合和良性互动后,中国便进入一个产生大思想家及其大思想大理论的时代。反之,我们仍将摸索前行,难见曙光。